移动版

主页 > K彩简介 >

有望破千亿!电竞玩成大产业


    11月4日,英雄联盟S7(第七届)总决赛在众人期待中拉开,也在众人失落中闭幕——“中国队全部失利。”一定程度上来说,这是在意料之中,毕竟我国电竞的发展仅有短短几年的时间,而且一直以来,专业化、职业化是软肋。


    但这丝毫不影响资本市场对电竞行业布局的坚定性,甚至有人称电竞产业的价值远远超过中超。毕竟根据国外数据网站统计显示,英雄联盟S7总决赛比赛期间,中国观看直播的观众人数达到1亿零468万,外国观众人数为152万。巨大的活跃用户群体任谁都想争夺。
 
    抢蛋糕正酣
 
    从“不务正业”到“为电竞正名”,每一步都体现出我国电竞行业的深刻变化。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运动设立为我国正式开展的第99个体育项目。2016年,首个中国本土的世界级电竞赛事——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主办的首届综合性国家级电子竞技赛事“CHINA TOP·国家杯电子竞技大赛”落下帷幕,正式标志着我国电竞产业发展进入新时代。

    根据易观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电子竞技市场规模更是将达到908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73.28%,其中移动电竞市场规模占比53.74%。预计在2018年,中国电子竞技市场规模突破千亿大关,达到1121亿。2019年,中国电子竞技市场规模达到1300亿。

    与此同时,电子竞技的商业价值不断凸显。从资本市场上可以看到的是,深赛格联手网鱼网咖涉足电竞、万家文化投资7.8亿收购两个电竞公司、分众传媒领头电竞运营商等。而且仅2016年全世界所有电竞比赛的总奖金加起来有6.4亿美元,说明电竞行业的红利还会持续增长。

    资本的关注的确是好事,但不容忽视的是,内容依然是整个电竞行业的核心。在VPGAME&LGD电子竞技俱乐部CEO潘婕看来,投资的重点应该注意3个方面:第一,团队本身从事电竞行业的目的需要建立在行业发展角度,而不是通过电竞名义去做其他的事;第二,团队的专业性,行业发展迅速,专业的团队能保证在巨大的冲击下脱颖而出;第三,项目的可持续性,即能够有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良性运作。

    今年年初亚委会宣布电子竞技会成为2022年亚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而且10月28日,国际奥委会也发布声明表示把电子竞技视为正式运动。

    在EDG运营总经理潘逸斌看来,这意味着“电竞+体育”会越来越顺畅。所谓“电竞+体育”是指传统体育的人、事、概念、品牌等,跨界参与进入电竞赛事或营销活动,使得两者之间粉丝、IP资源互通来实现共赢。目前来看,“职业化运营”是电竞向传统体育靠拢的核心,而对于职业体育来讲,“联盟运营”是“职业化运营”的核心。

    信达证券文化传媒行业首席研究员温世君告诉《经济》记者,无论是内容、形式,还是受众,电子竞技都与体育有着天然的相似度。甚至在参与度、参与成本、观赏度层面,电子竞技作为一种新兴的体育形式,相较于传统体育都还有优势。

    因此,电子竞技的体育模式,事实上就是传统体育的商业模式,以赛事直播为核心产品,提供包括内容、广告、周边全方位产品。同时,电子竞技还能开发以往体育赛事之外的依托于网络的更多元的商业模式,例如电商、虚拟周边、软件分发推广等。

    可以说,电子竞技与直播的相遇,基础商业模式就是体育的商业模式,但又不限于体育商业模式,依托互联网有着比传统体育更大的商业空间。
 
    电竞综合体成线下变现高地
 
    电竞俱乐部和电竞赛事这些品牌内容对年轻的电竞群体有着极强的吸引力,通过吸引电竞粉丝群体到线下商业区域,从而能够产生互动消费。

    今年电竞比较显著的变化是对线下的布局,载体统称为电竞综合体,其中比较常见的模式便是建立电竞主题产业园、建立俱乐部、布局电竞场馆等。比如,腾讯计划在全国建设十多个泛娱乐电竞主题产业园;巨人网络联合阿里体育、盛天网络等在全国50多个城市设立“球宝俱乐部”;英雄互娱与K11合作,在全国几大城市布局电竞场馆等。

    “一是可以解决赛事观众的全方位需求,二是可以通过交互的方式,让更多人了解和接触电竞,让电竞概念真正深入人们的生活文娱之中。”潘婕表示,在电竞综合体中,除了影城、电竞互动娱乐区、综合餐饮、周边服务等多个板块,有的场馆还将成为电竞俱乐部主力战队的训练基地,并且承担各类级别的赛事和活动,定期开展战队开放日、粉丝见面会等活动。

    而且电竞综合体和电竞俱乐部的结合,更能保证电竞产业的职业化和体系化。潘逸斌提醒说,在俱乐部运营管理层面,需要建立完善战队人才培养机制、以电竞大数据作为依托的教练团队、负责职业选手体能训练心理辅导的专业人员等手段,使俱乐部运营管理更加规范职业化。在俱乐部的商业运营层面,需要以“内容输出+品牌赞助+直播收益”三方组成,同时电竞地域化将会覆盖更多人群,门票收入、转播授权等途径也能提升俱乐部收益。

    除此之外,电竞与网咖的融合也成了新的商业模式。今年年初,网鱼网咖就获得王思聪2.1亿元的D轮融资,而且根据顺网大数据报告蓝皮书的数据显示,2017年单体网吧市场占有率高达79.72%,相较于2016年增长了4%,自有品牌网吧份额缩减5%至14.82%,加盟的其他大型连锁网吧增长近不到1%,这也给电竞馆从业者带来巨大机会。

    在网鱼电竞总经理张超看来,网咖起着引流的作用,而电竞馆扮演着变现的角色。他告诉《经济》记者,电竞馆就好比出租一个场地,也要看当地赛事和市场成熟度的情况,“当两者都成熟的时候,做起来就会很轻松”。
 
    正规化不足需警惕
 
    这次英雄联盟S7的战果,让业内人士深深感到面临的压力。在电竞圈资深从业者陈世凌看来,电竞项目自身的寿命过短,导致职业选手的职业生涯并不长。“这对于选手本身来说损害很大。”而高速扩张的电竞产业规模与其自身人才、经验积累不足之间产生的矛盾,短时间之内难以调和。毕竟要想打造一个具有IP效应的赛事和联盟,需要时间的沉淀和经验的积累。

    在整个电竞产业链中,电竞俱乐部、电竞明星选手、电竞赛事平台是属于整个电竞行业的核心内容部分,承接整个电竞行业的各个环节。虽然有电竞娱乐综合体这个电竞粉丝变现的长期稳定模式,但还是要警惕正规化不足的风险。

    陈世凌表示,虽然国内的俱乐部运营趋于正规化,但是还没有像国外那样形成一套完善的制度,圈内也没有制定统一的行业规则。

    2017年5月Wings俱乐部欠薪事件就比较典型。其起因是Wings俱乐部拿到冠军后其他赛事成绩不佳,导致欠薪。后来,俱乐部的选手选择了离开。

    众人看到的情况是Wings的5位选手利用劳动法解除劳动合同,但实际上这几位选手和俱乐部还有一份选手经纪合同,这份合同并不归劳动法管。原则上,在这份合同解除之前,选手不能代表另一个队伍打比赛。

    在国内一个电竞项目的成功与否,并不是看其竞技性如何,而是看游戏运营商的宣传力度如何、奖金给的多少。牵涉到俱乐部部分,前几年还停留在投资人的个人兴趣或者是仅仅看到了电竞圈的潜力。“这样造成的是电竞俱乐部变成了资本角逐的角斗场,没人关心电竞项目的未来,只在意俱乐部成绩好坏的曝光度所带来的利益,所以国内的电竞环境虽然看上去很鼎盛繁华,却是没有规划,看不到未来的。”资深电竞圈人士余清向《经济》记者表示。

    “在电竞俱乐部之间也存在不规范的问题。”潘婕从事电竞俱乐部8年,她表示,在俱乐部成立初期,由于不健康竞争,从而导致的选手待遇水涨船高,进而导致行业内大多数电竞俱乐部整体开支都偏高,而收入来源不足以支撑整体开支的情况。

    一般而言,俱乐部的开支涉及方方面面,收入来源主要是赞助商的赞助、战队的奖金以及选手转会费。现在存在的不健康竞争主要体现在俱乐部与俱乐部之间的选手转会,变成了俱乐部跳过俱乐部直接私下联系选手,让选手拒训、跳槽、离队等从而逃脱掉高额的转会费。也就是说,如果俱乐部A看中了俱乐部B中的一位选手,想让这位选手来俱乐部A的战队,俱乐部A就需要支付给俱乐部B一笔转会费。而且随着电竞发展越来越迅速,选手们的签约费、转会费水涨船高,拿LOL选手来说,转会费动辄几百万上千万元。

    “虽然电竞现在很火,但相对于其他发展百年的成熟行业来说,电竞发展阶段仍然处于初期阶段。”潘婕表示,从现阶段来看,电竞俱乐部的盈利状况也在逐步改善,比如,联盟的成立、转会制度的建立等。各个环节的规则也在逐步完善阶段,俱乐部的商业变现还需要不断探索。